您的位置: 首页-> 投融资服务-> 投融资资讯

央行:降低融资成本是头号任务,全面降准不可期



作者: | 来源:网络 | 日期:2014-08-05

 

中国人民银行周五晚间发布《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报告指出,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既保持定力又主动作为,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央行称,下一阶段将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丰富和优化政策组合,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盘活存量,优化增量,改善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多措并举,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降低融资成本是头号任务

与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相比,央行此次着重强调“多举并措,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与此前国务院部署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的相一致,可见降低融资成本已经成为央行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头号任务。

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表示,下半年货币政策的核心在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这无论对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还是对于维持整个社会债务的平稳存续都是至关重要的。

数据显示,6月份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6.96%,比3月份下降0.22个百分点,其中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7.26%,比3月份下降0.11个百分点;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小幅走高,6月份加权平均利率为6.93%,比3月份上升0.23个百分点。

央行称,2014年以来的情况看,贷款利率和企业债券利率有所下行,整体融资成本较上年末稳中略降,但部分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不易、成本较高的结构性问题较为突出。

对此,央行认为,从当前货币信贷增速来看,流动性总体充裕,因此融资成本高并非总量原因所致。中长期来看,还是由于储蓄率降幅超过投资率降幅。这背后有着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原因,主要是企业债务率高导致持续刚性的融资需求,以及软预算约束平台挤占了信用资源等。

“这表明央行非常晰地认识到,当前造成经济弱和利率高这一背离的症结所在,总量政策无益于解决这一问题”,钟正生称,“结构性货币政策调整有助于引导资金流向,短期还得依赖结构性货币政策去尝试定向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今年二季度,央行已经采取相关措施以降低融资成本,包括4月份和6月份的两次定向降准,也多次运用支农支小再贷款,支持金融机构扩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信贷投放。

央行在专栏中称,未来还将定期对商业银行实施考核,并根据考核结果对其准备金率进行动态调整。通过上述设置,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引导商业银行用好增量、盘活存量,这有利于在不大幅增加贷款总量的同时,使“三农”和小微企业获得更多的信贷支持。

对此,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健恒指出,目前还无法确定央行定向降准的频率和规模,但由于是根据银行信贷投放的结果来给予奖励,因此央行仍需要一定时间来观察银行信贷投放的情况,刺激频率可能不会很高,总量可能也会较二季度有所下降。

7月23日,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完善金融支持、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进行了部署,推出十项举措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高企问题。

货币环境较为宽松,全面降准不可期

央行在报告指出,总体看,2014年以来M2 增速波动上行,6月末已明显高于全年13%的预期目标,货币环境较为宽松。

数据显示,2014年6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为121.0万亿元,同比增长14.7%,比3月末高2.6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供应量M1 余额为34.1万亿元,同比增长8.9%,比3 月末高3.5 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为5.7万亿元,同比增长5.3%,比3月末高0.1个百分点。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央行下一阶段将重点布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但央行认为“货币环境较为宽松”,且降低融资成本要标本兼治,因此央行大幅放松货币的可能性很小。

“央行在报告中指出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要依靠全面深化改革,标本兼治,表明央行并非依靠大幅放松货币政策降低无风险利率来实现,因为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也容易引发后遗症。”陈建恒称。

钟正生表示,央行已经很明显的认识到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是结构性问题,并非总量货币政策可以完全解决的,因此全面释放流动性仍不可期。

央行称,货币政策主要还是总量政策,其结构引导作用是辅助性的。定向降准等结构性措施若长期实施也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数据的真实性可能出现问题,市场决定资金流向的作用可能受到削弱,准备金工具的统一性也会受到影响。

PSL虽未谋面,然国开行将获央行定向支持

在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出来之前,市场希望从报告中获取国开行获抵押补充贷款(PSL)的信息,但这次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并无明确提及PSL,但却将支持国开行棚改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纳入到下一阶段主要货币政策思路中。

央行指出,将深化国家开发银行改革,发挥好依托国家信用、服务国家战略、资金运用保本微利的开发性金融的“供血”作用,重点支持棚改及城市基础设施等相关工程建设。

对此,陈建恒表示,在国开行已经建立住房专项金融事业部的情况下,央行下半年可能逐步对国开行有一定的定向支持,但可能资金投放是个逐步和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不是一次性投放巨资。

钟正生也认为,这可能意味着下半年央行定向支持国开行发放贷款将成为稳增长重要的资金来源模式。对比之前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相关部分并未有专门提及支持国开行的表述,这意味着下半年央行国开行的定向支持将进一步升级。

“国开行的渠道则可以绕开财政预算约束,央行的PSL或者再贷款也可以轻松突破国开债发行规模的限制,贷款投向棚户区改造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托底投资增速进而经济增速。这相当于为稳增长提供了一条更为快捷的资金来源模式。这意味着国开行将承担更多稳增长的重任。”钟正生称。

央行:货币信贷不能贸然收紧 也不会猛烈放水

央行8月1日晚间发布的《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总量稳定、结构优化”的取向,既保持定力又主动作为,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增强调控的预见性、针对性和有效性。

央行对下一阶段货币政策走向的表述与一季度并无出入。当前我国货币信贷存量较大,增速也保持在较高水平,预计央行将在总量上保持流动性合理增长;而结构上则坚持上半年做法,定向调控,精准发力。

具体而言,根据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以及金融创新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影响,灵活运用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常备借贷便利、短期流动性调节等工具,完善中央银行抵押品管理框架,调节好流动性总闸门,保持货币市场稳定。

报告指出,我国经济运行中仍面临不少风险和挑战。主要是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仍待增强,结构调整和改革的任务十分艰巨。在外需和房地产等既有增长动能减弱的情况下,新的强劲增长引擎尚待形成。

这样的经济大势决定了我国的货币、信贷供应不能贸然收紧。 而与此同时,货币信贷更不会猛烈放水。报告中明确提到,当前我国货币信贷存量较大,增速也保持在较高水平,不宜依靠大幅扩张总量来解决结构性问题。6月末,我国货币乘数为4.32,比3月末和上年末分别高0.10和0.24;金融机构超额准备金率为1.7%,显示金融机构流动性充裕。

这种格局下,维持总体流动性的平稳均衡是货币政策的当务之急。报告指出,下阶段要综合运用数量、价格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健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丰富和优化政策组合,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而对于结构性难题,则要优化流动性的投向和结构,落实好定向降准的相关措施,发挥好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和再贴现政策的作用,引导金融机构优化信贷结构。而从报告的表述看,农业、小微、科技、文化、信息消费、战略性新兴产业等依然是信贷的支持方向。

今年上半年我国央行已经实行过两次定向降准。报告指出,定向降准主要发挥了信号和结构引导作用,通过建立促进信贷结构优化的正向激励来加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6月份将定向降准与对余额比例指标和增量比例指标考核相结合,旨在对过去尤其是上一年“三农”、小微企业贷款投放比例较高的商业银行给予鼓励,未来还将定期对商业银行实施考核,并根据考核结果对其准备金率进行动态调整。

通过上述设置,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引导商业银行用好增量、盘活存量,这有利于在不大幅增加贷款总量的同时,使“三农”和小微企业获得更多的信贷支持。

但是,央行同时提醒定向降准可能存在的问题。报告指出,货币政策主要还是总量政策,其结构引导作用是辅助性的。定向降准等结构性措施若长期实施也会存在一些问题,如数据的真实性可能出现问题,市场决定资金流向的作用可能受到削弱,准备金工具的统一性也会受到影响。中长期看,经济内生增长动力的增强、经济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信贷资源投向的优化,根本上还是要依靠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收藏此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